一堆狗屁事之19

谁都知道,考试会作弊的学生必然是因为对自己的能力没有信心。看人家下象棋,有新手要求高手让子的,绝对没有高手要新手让子的诙谐。那么,怎样来解读一个强壮的巨人设下的擂台,竟然是规定所有的挑战者必须自缚双手?PAP作为执政党,任何时候都是SUKASUKA,随时可以聚集百人千人万人来针对政府的政策背书。然而,对于那些声势薄弱的异议者,却是就算是二三人做出反对政策的言论,就会构成犯罪的理由或罚或囚。不是吗?那二三人如果当时是对政府的政策称赞有加,对李显龙歌功颂德,还会有这番牢狱之灾吗?

我曾经这样以为,只要执政党在国会中所有属于少数民族的议员共同发表声明,指出没有集选区这个制度在选举中扶持,他们就完全失去中选的机会 — 那么,我虽然很遗憾,却也对这一座名副其实的、为了保护少数民族的道德牌坊感恩。但是,当少数民族在单选区里头乘风破浪,当少数民族的部长张开强壮的羽翼庇荫着多数民族的软骨虫,在集选区这座扶持少数民族的道德牌坊下却干尽那种污浊不能见光的卑鄙勾当时,我就感觉恶心。

其实,东施效颦也就罢了,爱美本来就是天性。但是,你很难想象,如果东施对着西施指指点点,嫌这嫌那的时候将会是怎样的一种局面?要晓得民主是怎么一回事,新加坡人和英国人之间谁更有话语权?谁都知道这里头差了好多层次。新加坡式的选举,只要是得到人民5成以上的支持率。那么,你给我所有投票站和所有投票箱的资料。我就可以肯定的告诉你,经过蜥蜴脚尾般的划分选区再加上集选区的效果 — 我能够保证每一届选举都能够让一党独大。

我们也曾经有过公投,不过,和英国这次闹得扰扰攘攘的公投不同的是,人家是“脱与留”光明磊落,咱们却是不折不扣的骗子 — 无论你选择1、2、3,却只有一个合并的结局。或许,这些对着英国“脱欧”说三道四、指手画脚的新加坡人,正感慨着没有将这一手“奥步”传授给英国首相,完全做足功课,秀一场操纵着结局的政治游戏。

严孟达既然知道说:《最后笑者谁?》。那么,他应该知道李显龙说的“转捩点”,既然还没有到最后时刻,他怎能够这么草率就盖棺,论定英国的方式错了?纪赟不震惊英国公投的结果是脱欧,却偏偏批评英国首相仓促,缺点严重,真是语无伦次。所谓《英国脱欧对新加坡的现实意义》,不过是拍马屁,肯定了“合法作弊”的好处,就是总能够及格。然而,不懂得刘嘉铿如何就了解了?英国人就《后悔脱欧》。

今天到访北京的新加坡总理公署部长陈振声刚举了一个例子,说美国驻新使馆的一等秘书梅森汉克亨德里克森因为干预新加坡内政,结果被驱逐出境。那么,那些说英国脱欧是自杀的人,难道不晓得英国的事务英国人说了算,你哪儿来的权力干涉别国人行使自由的权利?

而且,只因为有几百万人联署请愿再次公投,竟然好笑的说是英国人后悔了?要知道的是,脱欧的有千万多人,留欧的也有千万多人。如果公投也能够反悔。那么就这样你联署来我联署去的,公投岂不是就像小孩子玩家家酒没完没了?

写到这里,不期然就叹口气。天下的乌鸦一般黑,政治这玩意去到哪儿,终究都会是一堆狗屁事。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