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堆狗屁事之20

礼包

在《TR EMERITUS》上看到这篇贴文的时候,我虽然觉得作者是有点儿小题大做。但是心里其实也有一点儿感慨,观察到这一幅在庸俗的管理之下军人毫无效率可言的画面,在一个口口声声强调提升生产力的国家,是如此的突兀。因此,就借着这个作为提笔的引子,为狗屁事做点儿狗屁文章。

Soldiers serving as cheap labour?”质疑士兵充当廉价劳动力?却没有质疑国民服役军人只有微薄的津贴,这倒有点儿让人啼笑皆非。不是吗?虽然军人在全世界的范畴里从来就不算是一个高薪职业,但是建国半个世纪,新加坡从小渔村(?)变成花园城市,人均GDP已经处在世界巅峰,国家竟然还是对自己的青年国民如此苛刻!

其实,新加坡政府亏负建国一代人最多。在建国初期,百废待兴,作为商人的林金山既然能够放弃薪水,“义务”担任建屋发展局的主席,从此开创了杜甫诗中“大庇天下寒士尽欢颜”,居者有其屋的境界。那么,当时年轻的新加坡国民,扛起枪支、穿上军服捍卫国家自然顺理成章。虽然只有少许津贴却也心甘情愿。

但是,毕竟今时不同往日,自从总理发出没有人不喜爱黄金的伟伦为部长的几百万薪水护航之后,对于国民服役人员的无偿服役,就此成为我心中跨越不了的一道坎。新加坡政府得心应手,以最低廉的劳动力征召青年捍卫国家。而作为最高的政治领导人却不能以身作则,在立法征召青年义务国民服役和立法为自己支取天文数字的报偿之间的双重标准,竟是如此的暧昧,真叫新加坡人情何以堪啊?

礼包2

国民服役青年负有使命,不是廉价劳工,然而作为廉价军人的境况却是肯定的。至于12小时工作是否太长,对于必须24小时待命的军人来说,那已经不是问题了。因此,很显然的,作者反对的,应该只是觉得保家卫国才是军人的天职。因此不应该让他们却做包装礼包的工作。这点我却持有不同的意见。毕竟为庆祝国家的生日让军人报效一些体力无可厚非。况且,其实你看着这群阿兵哥的轻松的心态,我相信他们其实是恨不得天天都能够包礼包…嘿嘿,这比起军队里头繁重的操练毕竟轻松得多了,不是吗?

礼包1

还是说回主题吧!无论是早报或我报的这两帧相片,都可以看出年轻士兵在包装礼包时毫无组织性的散漫,反映出来的,就是绝对的效率低落。有句成语说“见微知著”,看着阿兵哥工作的场面,如果说已经计算出280名士兵必须进行12小时的工作,才能够在19天里完成30万个礼包。那么,如果使用280个廉价劳工,12小时的连续工作。我想,其实最多也不过是三两天功夫罢了。

让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算术。280名士兵 X 12小时 X 19天 = 63,840 个工时。也就是说 300,000 个礼包 / 63,840 个工时 — 天啊!平均每个士兵每一个小时才仅能够完成不到 5个礼包,这是哪一门子的生产力啊?末了,还是那句“见微知著”,如果第五步兵营营长姚渊陞平时就是这么练兵带兵的,那么这样的军队的战斗力就很可虑了。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