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工人党还是工人社,我问刘程强

看到《An overpaid and disconnected government?》这篇文章,署名是Goh Meng Seng,我不晓得他是否是吴明盛。不过无所谓,反正可读性是挺高的。像“星光计划”虽然是不是秘密的秘密,然而毕竟还是秘密。那么,在台湾完成演习托运装甲运兵车回国,就等于是秘密中的秘密,是头等大事。然而,国防部一来没有了解船只行程必须远离敏感的区域、二来也没有和船务公司商榷给予适当的指示。就冒然的像普通货物一样的托运…结果就出糗了。

当然,国防部长和武装部队的声明看似理由充足,几十年来就是如此这般的从来都没有发生问题。然而,问题是,这却突出了国防部的惯性思维,不懂得审时度势。要知道,尤其是当兵的,更要晓得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新加坡政府能够周旋于两岸之间,在台湾本就是中国的核心利益的时候依然能够维持延续“星光计划”,必然是掌握了两岸关系最重要的关键因素和枝节,也就是两岸同属一个中国。可是,在民进党蔡英文上台之后坚决不承认92共识,一中也就破局之后的这个时候,国防部将装甲运兵车经厦门香港,不啻是自投罗网。被香港海关扣留,理亏气滞,结果只能消极的从船运公司APL哪儿求证消息,也没有香港政府试图和新加坡政府联系的讯息。那么,为什么是这样呢?

看起来,这趟装甲车风波,让国防部和武装部队出尽洋相,好似老鼠拉龟没有着力处。近年来,新加坡政府什么大事都办不好,许文远在地铁百日没有大坏的时候沾沾自喜,在媒体上放出了好大的一篇新闻。可惜自那个百日大喜之后就没有机会让他再出风头。唉唉,大事办不好好像还可以推搪,政府是不是 overpaid 或 disconnected,其实我近来也懒得置啄。反正底牌就是有7成人民的支持,overpaid 啊 disconnected 啊都是狗屎 — 谁叫新加坡人自己作践来着呢?

可是,小事办不好那就太伤害新加坡人的自尊了。试想,就像停车固本这样办了几十年的小事竟然也陷落了,看着早报意见栏读者林叔献从11月30日起天天到附近的汽油站,10次要更换旧的停车固本和购买新固本无功而返的牢骚,再对照吴明盛友人的谈话 —  URA/HDB竟然不知羞耻,自己犯错在先也不晓得变通,竟然还有勇气对没有展示新停车固本的车民叫嚣 — 唉唉…其实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是吗?70%耶!

嘿,对不起!其实我今天要说的不是这个议题。民主嘛,本来就是这回事。如果大多数人赞成猪啊狗啊做领导,那么大家也只好像猪像狗一般地生活。不是吗,你看德国人选了魔鬼做头,就成为魔鬼国家,带给世界无边浩劫。

嗨,我要说的是:我是想问刘程强,想请他看看上面这个从台湾名嘴《少康战情室》截下来的一小段视频 — 呵呵,他刘老板辖下的是“工人党”还是“工人社”?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