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自冉冉话玮玲

“自自冉冉”的图片搜索结果

新年伊始,万象更新,台湾人这几日却为了一则春联闹得沸沸扬扬。话说当“自自冉冉  欢喜新春”在宝岛成为过街老鼠的时候,我这里不禁却有点儿为蔡英文感觉不值。台湾人去中国化这么长的一段时日了,竟然还跨不过传统中华文化的这道坎,真是不可思议。不是吗?如果中国人没有去质疑日文的“下流老人”的下流为什么不下流、那么台湾人去中国化后的台湾文,“冉冉”自然也可以是“上升”的意思。

当然,我这里也不想对某些哈日的新加坡人见“下流老人”如获至宝而置啄,毕竟他的DNA里头或则就是名副其实的日本人。何况,其实新加坡华人的身份也很尴尬,不要说语文教育上的差异,就这些土生土长的、来自马来西亚的、来自中国大陆的、来自台湾的、来自香港的所有华人,其实都有着绝对差异的意识形态,在各自的信仰上划出永远不可能弥补的鸿沟 — 不是吗?

“自自冉冉”的图片搜索结果

呵呵,你不必惊异于我个人的呓语,毕竟这和我今日的日志也没啥关联。我要说的“自自冉冉”,其实是和“自自由由”是有着直接关系的。原来70多年前,台湾彰化人赖和、原名赖河的做了一首诗:

自自由由幸福身,欢欢喜喜过新春;平生得意知何事,一世无忧能几人。
闲陋半无侠士气,痴呆还有少儿真;近来一事堪夸说,曾许无邪乙女亲。

也不懂的为了啥,这首诗在当年排版的时候,被工人铸成“自自冉冉”。问题是对这个“自自冉冉”,偌大的一个总统府,竟然都是不求甚解,总统府变成乌龙院,再加上蔡英文不学无术,才有了这“春联”不似春联,词义又让人满头雾水的笑话。因此,台湾人张大春就评说了:“人家是自自由由,你自自冉冉。还发明荒腔走板的说头,总统府你也真是太自由”。

李玮玲啊李玮玲,你可也真是太自由了。你说《习近平反腐排除异己》。那么,难道新加坡的贪污调查局竟是“排除异己”的机关?你说“习近平的大力反腐运动不过是权力斗争的手段”,这段话倒是说得通的。为了权力而与反腐斗争,这在一个治国者来说,就是天经地义的大事。不是吗?既掌握权力又是放任腐败恶化,那么老百姓最终肯定就会收回赋予他的权力。因此,从这点说来,你若是有些儿脑汁可以荡漾,一定就会联想起韩国的朴槿惠,也会理解了韩国人的年终成语“君舟民水”。之后,你就不会作出这么幼稚的言论。

更何况,是你自己的鼠目寸光。不说犯了干涉他国内政的大忌也就罢了。就算你看不清自己的眉毛有几根,对近在咫尺的你老兄李显龙在遴选内阁部长次长什么长的时候,百分之百的“委任自己人”也视若无睹的话,那不妨就把眼光放长远一点:你看美国候任准总统特朗普在委任内阁阁员的过程当中,是不是也是“以自己人取代这些职位”?

呵呵,“一朝天子一朝臣”– 李玮玲啊李玮玲,你不过是看到了英国《卫报》的一篇报道说,中国去年追缴了23亿人民币的赃款,缉捕了122名在逃的官员就简单幼稚的发飙抹粪,难道不知道这除了让自己的双手沾满臭屎之外,你就什么也不是,甚至比余澎杉更不如 — 只因为他还是小孩子,人格还可以再塑造。而你,就只能让人叹息…

当然,如果你能够找出几个例子,譬如习近平“以暴易暴、以贪易贪” — 除非是这样。不然的话,“李玮玲你也太自由了”…不,太自冉了!呜呼,可悲…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9 Responses to 自自冉冉话玮玲

  1. 〇〇说道:

    怎么忍心怪你犯了错,是我给你自由过了头,才会让你冉冉上升

  2. kcchiew说道:

    习大大反贪,要拿下江老虎,这些传言已经传了至少两年。

    只是新加坡人不关心罢了。

  3.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对总理的污蔑:
    更何况,是你自己的鼠目寸光。不说犯了干涉他国内政的大忌也就罢了。就算你看不清自己的眉毛有几根,对近在咫尺的你老兄李显龙在遴选内阁部长次长什么长的时候,百分之百的“委任自己人”也视若无睹的话,那不妨就把眼光放长远一点:你看美国候任准总统特朗普在委任内阁阁员的过程当中,是不是也是“以自己人取代这些职位”?
    这就是这只老狐狸的真面目!

  4.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的坏,在所写的文章里,那简直是遍地开花,俯拾皆是。然而,白马非马的好,就是所谓写得头头是道的时政观点文章,对这么一个六、七十岁的老头来说,几乎可以说是凤毛麟角啊!

  5. 工人说道:

    从建国到今天,竟还没有一人能够洗净污名的,白马非马曾经参与左翼运动,是个政治拘留犯,肯定没有机会。

  6. 工人说道:

    如今的白马非马相信已经感受到那种言语粗俗,目中无人 的文章,就是他的败笔。不仅是授人以柄,还再次为他带来牢狱之灾。

  7.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难道不知道这除了让自己的双手沾满臭屎之外,白马非马就什么也不是,甚至比余澎杉更不如 — 只因为他还是小孩子,人格还可以再塑造。而白马非马,就只能等待内部安全局的人员再次上门…

  8. 工人说道:

    写给刘程强,写给李玮玲——
    白马非马,你算老几?
    他们会看你的博客文章吗?
    你的博客在排行榜算第几?
    白马非马,你实在太狂妄自大了!
    这种低劣文章用来抹屁股还嫌脏呢!
    醒醒吧!
    有空找你的狱友,喝喝咖啡,脑筋或许更清醒些!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