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卑不敢忘忧国

Hasil gambar untuk 李光耀在印尼向死者献花

看到了陈文坪《“星光计划”不会终结》,本来应当是喷饭的,却是无论如何也笑不起来。说新加坡军人在台湾进行军事训练的“星光计划”不会终结,而且说得如此斩钉截铁 — 据我看,相信就连李显龙和黄永宏也没有说这话的底气。这陈文坪是何方神圣呢?他当然不知道…知道了就不会这么嚣张 — 如果台海一旦发生战争,新加坡军人撤是不撤呢?如果【撤】的话,星光计划也就腰斩;而不撤的话,难道与台湾军人并肩为台独“含笑牺牲”?(冯世宽语)

自不量力的成语很多,“蚍蜉撼树”、“螳臂挡车”、“以卵击石”。许多人都以新加坡当年鞭挞恶作剧的美国小子自豪,却忘记了李光耀在印尼媒体的闪光灯前,灰溜溜地向两个被新加坡政府处死的恐怖袭击罪犯低头献花。是的,苏哈多的要求合情合理,不怕牺牲宝贵的性命,敢于深入敌后进行破坏的军人,个个都是印尼的大英雄。但是,对于无辜受害的新加坡人民来说,却是情何以堪?

所以嘛,郑维 才会说:《怎么解决装甲车问题?问问李光耀》!国家就像马车,政府就是马儿。这马车要向那条路跑,跑得快跑得慢,马就是关键。李光耀作为治国者,他是合格的。在运筹帷幄之中,能屈能伸,一时的低声下气,就能够解除和印尼的宿怨,让国家带来几十年的和平,何乐不为呢?

郑维在《怎么解决装甲车问题?问问李光耀吧》这么说:“苦口婆心行笔至此,忽然想起狮城庙堂上衮衮诸公皆是英文源流出身,他们能听懂几分,只有天知道了。”那时刻心里实在是有些儿凄凉。谁知道今早阅读了《TR EMERITUS》上的这一篇文章,才晓得其实郑维没有把话说白了,因为语文教育不是重点,李光耀的半桶水华文也是后来学的。因此,关键重点其实就只是一个字【】– 政府里头没有能人啊!

Lost 9 Terrexes but still in a lose-lose situation》的 Phillip Ang 应当也是英文源流,但是他的见解和智慧,比起受华文教育的陈文坪所表现出来的、见树不见林短浅目光,Phillip Ang 的IQ和EQ,把陈文坪不知抛弃了何止十万八千里。这证明了什么呢?这只不过是告诉世人,那群只能靠着集选区顺风车庇佑上台的精英,英文源流教育绝对不是原罪。说白了,说到底就都是政治的低能儿罢了。Phillip Ang 说得好:“ PAP elites are not so smart after all.” — 简而言之,就是一群集体迷思的笨蛋罢了。

要知道,“知己知彼”并非“百战百胜”,那是对于两个实力相当的对手来说的。正确的说法是:“知彼知己者,百战不殆”!尤其是对于大小之间,优劣很是明显的新中两国来说,更是如此。这时候新加坡政府若还是不能够洞释【以小事大】的智慧,陷入宁折不弯的泥沼  — 那么,在“不知彼而知己,一胜一负;不知彼不知己,每战必殆”的危机底下,孙子在两千多年前,就已经宣告了新加坡即时将不能瓦全的险境。

大陆和台湾的恩怨,在以台独为党纲的民进党上台执政以后,想要“度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大约总是痴人说梦。试想,台独份子若不是于一心一意去中国化,无日不思作小日本皇民,那么怎会要求自己的渔民在冲之鸟礁“公海”避开无理执法的日本船的同时,却向大陆的渔民开击水炮?

乱麻如丝,丝有千千结,要解开纠缠,就得抽丝剥茧、找出头端,然后才能对症下药。装甲车事件因装甲车启开,问题却不在装甲车。装甲车只是一个隐晦的讯号,想要传达的,却是中国的核心利益,那就是“一个中国”!因此,博客 文化长狼的善意,《中国应当立刻归还被扣新加坡装甲车的理由》我们很感激。但是,问题还不是“羞刀难入鞘”,而是在戳破默契的泡泡,已经把“星光计划”摊在阳光底下时,中国就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为了维护核心利益和一个中国的威信,中国再也没有条件给予新加坡特惠 — 不是吗?如果新加坡继续让军人在台湾受训,那么在一个中国原则上,中国外交发言人口口声声表示的:“中国政府一贯坚决反对与中国建交的国家与台湾地区开展任何形式的官方往来,包括军事交流与合作。”岂不是一句废话?

新加坡是我的国家,中国却不是。在可能的状况下,新加坡优先当然是我们的选择。但是,爱国却不是乡愿,因为这绝对不是我们惹得起惹不起中国的问题,而是维护我们这个国家长居久安的关键。本来嘛,中国不直接撕破脸,就是让我们有机会来一个漂亮转身。所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何况这已经是新加坡政府对付国内异见者的惯技。因此,同样的道理,要终止星光计划的理由,也不仅是三十六计。

“装甲车事件如何妥善收尾,考验的是两国外交主事者的智慧和勇气。”

诚哉斯言!新加坡眼 这篇《装甲车事件考验的,不仅是新加坡》结语说得好!中国“为何不开诚布公地明确反对星光演习,而是采取了让香港扣车这一做法?

默许星光演习是中国在邓小平时代的决定,中国当前领导尚未准备公开推翻这一决定,于是通过扣车这一方式,传达强烈信号。对中国来说,这似乎既维护了当年默许的尊严,又满足了当前不许的现实需要,同时还顾全了对方面子,一举三得。

新加坡人,尤其是支领百万高薪的新加坡政府,是想让国人和台湾的台独份子一起沉沦呢?还是抽身事外,想得开好世界 — 说起来,这毕竟比李光耀当年在坟墓前献花鞠躬轻易得多了。不是吗?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15 Responses to 位卑不敢忘忧国

  1. 言如曾语说道:

    星光计划会不会终结,不是我们几个小市民简单的臆想,这是牵涉到国家多方层面。重要的就是不要丢了国格,双方商议,平衡,事情没有不会改变的。

    你说 “许多人都以新加坡当年鞭挞恶作剧的美国小子自豪”,你指的是新加坡人?请不要强加给新加坡人,这种事情在新加坡没有什么好自豪的,见怪不怪。而你是怎样得到这个结论的?是外国的文章引述这件事吧,是外国人吧,请弄清楚。
    …..
    文章下来我就不再继续看了。

    你所说的话都是你的一厢情愿,这也没有错,写文章嘛,本来就是一厢情愿。

  2. 工人说道:

    Phillip Ang 应当也是英文源流,但是他的见解和智慧,比起受华文教育的白马非马所表现出来的、见树不见林短浅目光,Phillip Ang 的IQ和EQ,把白马非马不知抛弃了何止十万八千里。简而言之,就是白马非马是一个笨蛋罢了!

  3.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在胡说八道:如果台海一旦发生战争,新加坡军人撤是不撤呢?如果【撤】的话,星光计划也就腰斩;而不撤的话,难道与台湾军人并肩为台独“含笑牺牲”?
    事实:星光计划只是一个军事演习,新加坡军人并不是长期驻扎在台湾,随时面对台海战争的危险!

  4. 工人说道:

    今日新闻报道:新加坡和中国最高级别的年度性双边会议,新中双边合作联合委员会(JCBC)会议将在下月举行。
    陈文坪《“星光计划”不会终结》说得神准。“星光计划”并没有影响新中关系。
    白马非马通篇劣文是在抨击政府领导人,没有智慧终结“星光计划”,得罪中国!白马非马根本是在胡说八道,妖言惑众!
    白马非马的只因早年参加左翼运动,被拘留数年,是个政治犯,对李光耀,李显龙,集选区恨之入骨,借题发挥,是个下流无耻的低能儿!是白马非马攻击政府的惯技!

    • 言曾如语说道:

      ” 白马非马的只因早年参加左翼运动,被拘留数年,是个政治犯 ”
      白马非马不是政治犯,这个可以确定。
      他或许是介于中偏老年人,也或许未婚。
      “ 对李光耀,李显龙,集选区恨之入骨 ”
      他言语犀利,怨恨感很强烈,首推李光耀,其次李显龙。不只对集选区恨之入骨,对整个人民行动党都是怨恨。

      新加坡人一般上不太在意中国,香港,台湾之间对一中的诉求。香港,台湾独立已否,只管中国决定。新加坡要的是和平的环境。然而,从白马非马的文章所感受到的是和中国人情感一样的对香港台湾归顺于中国大陆的强烈诉求。白马非马甚至可以牺牲新加坡完成中国的事业。可悲可恨。这和李叶明不是一样吗,只是李叶明又多了一样,会为了在新加坡的中国人而牺牲新加坡和新加坡人,这等于典当新加坡,手却握着新加坡的护照,他配吗?有骨气就应该身心一致回去中国。一些在新加坡不是公民的中国人反倒尊重新加坡,把新加坡当一回事。

      • 白马非马说道:

        我向来感叹自己头脑简单,想不到你竟然更幼稚。

        是啊,曾参杀人、三人成虎,看来你也已经中了网痞留言的流毒。一来我以为谣言止于智者嘛;二来我当然不会这般简单就中了网痞的奸计。

        我从来不是左翼,很幸运的,也很为自己的清白骄傲,就是一生奉公守法,除了一次因为更换地址走进了邻里警署之外,从来不和衙门打交道。

        别忘了,我一直强调我曾经是李光耀的拥趸,直到后来出现了集选区之后才恍然大悟,李光耀也不过是一个头脑很发达的【凡人】罢了。

        呵呵,对你说这些有什么用呢?李显龙如果会晓得审时度势,那么必然晓得目前的形势已非往日,台湾已经不是往日的台湾,而新加坡也已经不再缺乏军训的场地。浅浅的说一句,“星光计划”不可能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然而,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台湾却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你如果明白这一点,就知道中国绝对不会在这个课题上妥协。

        道不同不相为谋,由于爱国乡愿,我知道怎样说都不会让你的脑筋转过弯来。因此,我只想问的,是政府打算怎样解决问题,即抽身两岸争执之外,还能够让新加坡不受伤害?

  5. 工人说道:

    言曾如语说道:白马非马甚至可以牺牲新加坡完成中国的事业。可悲可恨。这和李叶明不是一样吗?

    白马非马写的下三滥劣文,被李叶明的“随笔南洋”封杀,所投的稿全被丢进马桶;因此白马非马对李叶明痛入心扉,只要李叶明的文章出现在早报,立刻进行盲目攻击!

    白马非马早年参加左翼运动,被拘留数年,是个政治犯,心中充满仇恨,想报复;没有去照照镜子,
    看看自己的的老八怪模样,已经是个花甲老头了,还能做什么?

    白马非马现在唯一的解脱是带着仇恨向阎罗王伸冤,见一见李光耀,总好过写博客,篇篇劣文对李光耀、对其继承人、对李光耀所创建的制度进行丑化攻击!

    这个老棍,我是认识的!

  6.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说:我从来不是左翼,很幸运的,也很为自己的清白骄傲,就是一生奉公守法,除了一次因为更换地址走进了邻里警署之外,从来不和衙门打交道。

    李叶明以真名写文章,白马非马说上述话,目的是在混淆视听,有种的话,就报上真名,不用说,当然没有胆!

    白马非马是个网痞!白马非马是个网痞!白马非马是个网痞!白马非马是个网痞!白马非马是个网痞!

    网痞!网痞!网痞!网痞!网痞!网痞!网痞!网痞!网痞!网痞!

    呸!呸! 呸!

  7. 工人说道:

    “Phillip Ang 应当也是英文源流,但是他的见解和智慧,比起受华文教育的白马非马所表现出来的、见树不见林短浅目光,Phillip Ang 的IQ和EQ,把白马非马不知抛弃了何止十万八千里。简而言之,就是白马非马是一个笨蛋罢了!”

    白马非马篇篇劣文都在丑化别人,进行人身攻击,上述文字是文章中对他人的攻击套用在白马非马身上罢了!

    “工人”的出现,就是白马非马的现世报!

    这就是报应!

  8. 阿木说道:

    写评论写到做人生攻击已流于低俗,更何況对于作者身份沒从了解的情況下胡乱臆測,悲!
    一粒老鼠屎坏了一锅粥,树林大了什么鸟都有。过去,今天的大陸还是一样有很多害群之马让人不喜欢大陆人民。可是评论事件时我们应该从更广处去看。过去当我们在台湾练兵时台湾只想反攻大陸统一两岸,今天的民进党却是有着不同的理念。此一时彼一时我们其实有着非常好的理由抽身离开,如果我们真的尊重一中原则。

    中国大陆给了我们很长的时间去部署,为什么一定要坚持留在台湾?真的等到人家开口不是场面更僵了吗?

  9. 言曾如语说道:

    ” 我一直强调我曾经是李光耀的拥趸,直到后来出现了集选区之后才恍然大悟,李光耀也不过是一个头脑很发达的【凡人】罢了。”
    李光耀确实是凡人,大家都是凡人,只是智商情商品格有别罢了。你曾经是李光耀的拥趸,这又怎么样,代表什么?有什么意义?谁要支持/厌恶谁,不是个人的事吗。你对集选区出现之后恍然大悟,我现在对你也是恍然大悟。集选区我也同你争论了很久, 你担心的是什么?你只想推翻人民行动党,这就是对新加坡好?

    “ 台湾已经不是往日的台湾,而新加坡也已经不再缺乏军训的场地。浅浅的说一句,“星光计划”不可能是新加坡的核心利益。”
    就这么简单?

    “ 然而,在一个中国的原则下,台湾却是中国的核心利益。你如果明白这一点,就知道中国绝对不会在这个课题上妥协。”
    你着急什么?着急中国的核心利益?你不是要新加坡快快投降?新加坡还有自己的许多核心利益,你在乎了吗?你为何不让中国重视新加坡的利益?你和李叶明不是一样吗。

    你 “忧国”?你和李叶明一样虚伪!

    • 白马非马说道: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同样的道理,在一个实行民主选举制度的国家,也应该是”君子爱权,取之合理”!集选区就完全不合理。如果选区投票成绩能够合并计算,那么3个5个6个选区和全国统一为一个大选区也不过是50步和百步罢了。

      及时修改民选总统制度更是司马昭之心,还打着一个这一届只能够由马来人当总统的道德牌坊,如果识透了里在的婊子心肠,不会感觉气愤的,不是自己人就是白痴。

      新中之间,新加坡人如果有点儿理智,就会以国家的出路为优先,而不是效那愚夫短视,在面子之前玉碎。何况,其实中国也已经处处给新加坡留下余地,新加坡政府如果拿捏得准,还是可以做出一出漂亮的好戏。

      新加坡国家重要还是李显龙政府重要,这道理是无需争辩的。我一介小民,说我企图推翻政府,我感觉不出污蔑,只能感慨你有这般无厘头的想法。

      人间正道是沧桑,我想着的,就是咱们新加坡人,尤其是代表公权力的政府,能够堂堂正正的做人罢了–这难道也有错吗?

  10. 工人说道:

    任何制度都有缺陷,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公平吗?美国的“选举人团制度“在1787年制定,行之有年,美国人为什么没有取消它,当然它有存在的价值。
    同理,新加坡的集选区制度,1988年付诸实行,当然有缺陷,当然有存在的价值。

    没有人像白马非马一样,把集选区当作攻击、污蔑政府的工具!

    这就是言曾如语说的:你 “忧国”?你和李叶明一样虚伪!

  11.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说:“我一介小民,说我企图推翻政府,我感觉不出污蔑,只能感慨你有这般无厘头的想法。”

    事实:白马非马是在自打嘴巴,白马非马该翻翻在2015年大选前夕所写的劣文看看,不是鼓动读者改朝换代,企图推翻政府,是什么?

    人老糊涂,还嘴硬,该捉去掌嘴三十下,屁股打四十大板!

  12. 工人说道:

    新加坡的段宜康,就是白马非马!
    在2015年8月27日,大选前夕,白马非马写了“911预兆-大厦将倾”,预告行动党政府,将垮台,并且在文中鼓动读者投票给反对党。
    有读者“阵线”写道:标题:“911的预兆 — 大厦将倾” 是在危言耸听,万一大厦完好无损,版主最好去跳楼啰!
    结果:行动党得到70%的选票,白马非马却没去跳楼,至今还在企图推翻政府;就像台湾的段宜康一样,挑战输了要吞曲棍球,结果至今还在胡言乱语,没胆吞曲棍球!
    台湾的段宜康是立委,新加坡的白马非马阳痿--不是男人,是孬种!孬种!孬种!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