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又如何?

天下本无事,庸人自扰之!看过了杨丹旭的[不是保姆],我不由得差点笑得喷出饭来…啊哈,且慢,过了晚餐时间这么久了个,那些饭粒大约早就不在胃里头,笑呛出来的,竟是一口脓脓的痰。

保姆又如何啊?不知者不罪,总不能有个年轻女人走进房间就说她是人家的老婆吧?况且,要猜是亲人啊的肤色也甚不合。那么,很自然的,或许就是个家政助理吧?

其实,猜什么也没什么!不就是猜吗?不过是闲人闲语罢了,而且主妇和保姆之间只是身份的差异,却没有贵贱的区别。那些为韩女被误指为保姆叫屈的人,心里藏着的是更多的污浊。不是吗?那个叫嚣着“要那些把孩子的母亲误认为保姆的人好好反思”的女权主义者,在声讨偏见的道德据高点上却陷入更大的偏见,更是天大的笑话。

是的,“要摆脱偏见并不容易”,在保姆和主妇的身份斤斤计较,透露出来的也不仅是偏见,而是人性趋炎附势的丑恶。不是吗?这些为韩女被误为保姆呛声的人,在吐槽之后,他们可曾想到,世上还有着千千万万的亚裔保姆,此时此刻,真是情何以堪啊?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6 则回应给 保姆又如何?

  1.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说:【那个叫嚣着“要那些把孩子的母亲误认为保姆的人好好反思”的女权主义者,在声讨偏见的道德据高点上却陷入更大的偏见,更是天大的笑话。】
    白马非马又说:【要摆脱偏见并不容易】
    闹了天大的笑话的人,就是白马非马了!哈!哈!哈!

    • Lee说道:

      工人;有工作就要去做,别再疯言疯语了,市道不景经济放缓当儿,失业率上升朝不保夕,工人工作被裁沦为乞丐那就哀怨哟。

  2.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就是乞丐,之间并没有差异,白马非马就是个贱人。白马非马为乞丐叫屈,却不知道自己有多污浊。不是吗?

    • Lee说道:

      白马先生有多污浊?总比有些明目張胆偷工减料,粗制滥造,滥竽充数的建筑发展奸商清高太多了。 工人……有工不做就会这里发疯狂吠

  3. 工人说道:

    白马非马说:【主妇和保姆之间只是身份的差异,却没有贵贱的区别。】
    白马非马是乞丐,郭令明是银行家;白马非马以为自己与银行家没有差别,却不知道自己只是个贱人!在世俗社会里根本不能跟银行家平起平坐!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