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ki Kita”

Maki-San寿司连锁店为了庆祝国庆日,将一款寿司称为“Maki kita”。原来“kita”是马来语的”我们”,不外就是“我们的Maki”我们的寿司的意思。不过,让Maki-San店主意料不到的是,这个译自日本语“卷”的语音的“Maki”一和马来语“Kati”配合,“Maki kita”一词却变成了马来语“诅咒我们”而引起了消费者的反弹。

这下子,我们的卷,我们的寿司的一番自以为创新美意竟然就此付诸流水不说,反而惹了一身腥,等同自我抹粪的“诅咒我们”真的成为不祥之兆,激起了社会一番评论,“Maki-San”寿司店也是够狼狈的。

然而,照道理说,Maki-San Maki kita,寿司先生自己诅咒自己,虽然使用的是马来文,到底和马来人、和马来文化也没什么直接干系。马来人又应该不会吃饱了闲着,连别人家“诅咒”自己也要平白无故地受到干扰吧?

有个网民就表示:“这显示你们的办公室缺乏多元文化环境,不过大家都知道,你们没有恶意的。” — 当然啦!就算是有恶意也是诅咒自己的恶意,完全看不出有侵犯马来人的意思。

问题是,这句“这显示你们的办公室缺乏多元文化环境…”我们也不必追究说话的人本身到底对多元文化的环境有多大的心得,这句话却无意中一语道出了新加坡四大种族人人都避免不了的文化困境 — 在英语英文一枝独秀之下,奢谈多元文化其实是最大的讽刺,让人感觉尴尬。不是吗?马来文作为国文国语,不要说“Maki-San”,新加坡人除了马来族,大概也没有几个部长高官懂得“Maki kita”是在诅咒自己。

但是,对于大部分的马来族来说,相信也没有几个不会了解“Maki kita”的涵义,并且在第一时间就做出了指正,避免了“Maki-San”一直“Maki kita”的笑话。而相形之下,对于所有新加坡华族来说,由国家主导的讲华语运动却以“渎”亵“读”,兼之是由部长堂而皇之的粉墨登场,这才让人痛心疾首。个人嘘唏叹息之余,对华族藐视根本之轻率唐突并且还表现得如此虚伪作呕不已。

其实,和马来人比较起来,新加坡华人对本民族的心态在(伪)南大的南洋理工大学的校园食堂的小贩摊位招牌不能够使用华文更显得卑微可笑。或许,在大环境之下,独尊英文英语不可厚非。然而,就像占据新加坡人口7成的华族能够容许马来文作为国语一样,为什么作为大学殿堂的学术机构竟然不能够容纳华文的一锥之地呢?

因此,我觉得寿司店的从善如流,迅速做出改正是应该的。不然的话,岂非是一直在诅咒自己的寿司。然而,如果说这样就是冒犯了莫些人,我却觉得未必!毕竟,当有人以日本语的“下流老人”当作华语来形容本地的“边沿老人”时,岂不是更应该打屁股了?

又有位网民说:“看到了,划过手机就算了。没有对我造成困扰,一开始觉得很好笑,不过不是什么严重的事情。” — 是的,“Maki-San Maki kita”,Maki-San要诅咒自己的寿司,那是本店的权利,就像某个博客不愿做中国人而宁为“犬”一样,如果他是中国人,那么谁能够干涉它宁愿作为畜生的心愿呢?

只是,如果有某些人以为“Maki-San Maki kita”的茶杯风波就能够平衡以“渎”亵“读”的风波的话,那么就未免冯京马凉自欺欺人。毕竟,虽然两者都是自渎,寿司店自渎(私)和和华人讲华语运动亵渎华文(公)根本不是可以在一个天秤上作比较的层次。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