愚民?很简单!

在新国志看到了行动党前议员殷吉星提出民选总统的4个问题,本来还以为殷吉星有什么新发现,读完之后才晓得一丘之貉了无新意,不过总是替国王新衣背书的几个观点,虽然煞有介事地涂脂抹粉,到头来不外是为骷髅支架插上几朵红花惹人笑柄罢了。

首先,对于新加坡到底进行了几届民选总统的争议,殷吉星就没有了黑白的准则、失去了是非的观念,认为:“法庭一旦做出了裁决,我们就要以它为准,不再争论。”–看到这儿我就觉得诙谐好笑,殷吉星大概没有看报纸。不然的话,他大概会对法庭做出了裁决之后,总监察署竟然不以此为准并且还顽固的上诉而不满。

其次,若不是这届即将来临的总统选举,马来人或许还不晓得他/她是否是马来人,还得经过回教社会发展理事会(Mendaki)和印度人发展协会(Sinda)的鉴定。当然,马来人是否会把这种事当成幽默,我没有意见。

再来,对于殷吉星其它的观点,我实在是懒得评论。因为对于这届民选总统是所以引起争议的关键,即所谓保留总统选举的新条例所以出台的内幕,不过是让人不当选的政治奥步,殷吉星选择鸵鸟心态,以为把头埋进沙堆就一了百了–原因没有别的,当然除了执政党一贯性的傲慢之外,就是乐此不疲的愚民政策。

譬如说,大家都好公平吧?那么就如十个人围坐在一张桌子上吃饭:7个华人、一个马来人、一个印度人和一个欧亚人。这时候民选总统就像吃饭一样,当服务员询问需要几碗饭的时候,有人就自作主张说:“就来5碗饭吧!”…

当一个马来人、一个印度人和一个欧亚人面前都能够有一碗饭让他们享用时,难道没有人不觉得荒谬吗?面对着7个华人只有一碗饭的尴尬,这种公平在天秤的比例原则上,其实是在嘲笑许多人的愚昧。

其实,更荒谬的,就是保留某个种族特权的悖论。是的,作为文明世纪的文明人,相信没有一个有理智的新加坡人会反对宽容和坚持对少数民族的善意。但是,在国家“任人唯贤”的主旨上不说,就看自从启动民选总统机制以后,从来就没有一个马来族人因为针对族人、针对新加坡国家的使命感而出来竞选总统一职,而国家就能够就此玩起家家酒,排排坐吃果果,那是不能够让人信服的。

新加坡自有选举历史以来,少数民族从来就没有在政治上缺席。而且,在国家的居住政策上,在每一个选区都是属于弱势群体的印度人马来人欧亚人的候选人,在选举时都能够得到自己所属选区人民的支持的时候,集选区的政策一目了然,不过是成为操纵政治的利器,扶持、庇荫自己人的顺风车和践踏、窜改选举成绩的奥步罢了。

我们欢迎哈莉玛出来竞选总统,对于其它分不清是印度人马来人或其他种族的、有资格竞选总统的精英分子也表示乐观其成,为有着他们的参与感觉兴奋。当然,也祝贺他们其中的任何人都有着公平的机会当选–因为我们知道,自有民选总统以来,印度人纳丹就证明了新加坡人从来就不曾在种族课题上做文章,两次当选总统就说明了所谓保留总统的新条例新机制是司马昭之心,不过是在国会维持一党独大的野心之外,总统也必须是自己人的一言堂罢了。

是的,我们都必须遵守法律,对宪法更应该表示尊重。但是,如果宪法和法律都成为执政党量身定做的新衣的时候,新加坡人民是否应该对国家的每一件新衣表示赞赏?…

伤脑筋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