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明灯与热气球

 

前阵子在网上看到有小孩子因为祖父不给钱玩《王者荣耀》而手持菜刀与祖父咆哮对峙的视频,也在凤凰卫视看到针对是否应该对儿童玩游戏有所限制的争论。我其实很感慨,对于那些大言不惭的人感到鄙弃。将心比心啊,以我这般年龄的人都忘记了健康的重要而废寝忘餐地追看电视剧的情况来说,不给小孩子一个设置一个安全的游戏框框简直是罪无可恕。

闲话少说,追看的电视剧是《东方朔》。然而要谈的不是东方朔这个《滑稽列传》人物,而是东方朔这个人物的年代。剧里有个情节,是说妖道李少君装神弄鬼,连续三天在三更时分让《紫微星》升空来欺骗汉武帝的故事。妖道李少君的把戏当然被机智过人的东方朔给拆穿了。原来《紫微星》升空不过是妖道安排弟子在树林子里放出的一个《孔明灯》罢了。

哎哟且慢!东方朔生于公元前154年,死于公元前93年。比三国那个时代足足早了三百多年。而孔明生于181年,也就是东方朔死了274年孔明才出世。也就是说在东方朔的那个时代,孔明灯的出现就好像关公战秦琼一样的荒谬。因为如此这般,戏里当然没有出现《孔明灯》这个名字,而是变成了是“一个因为热气流而上升的灯笼”。

这当然也解释得通,只不过这么一来,当所有人的认知里都以为《孔明灯》是诸葛武侯的发明时,影视编导如何向孔明交代,却让人不免嫌疑。是的,尽信书不如无书,尽信戏不如无戏。虽然有道是做戏的是疯子看戏的是傻子,但也不好如此糊弄观众啊!

好了,言归正传,1783年《热气球》终于在欧洲横空出世。比之又称《天灯》的《孔明灯》又足足迟了1600多年。大家都知道,《孔明灯》其实就是个《热气球》,都是根据热气流上升的物理学的原理的创作,只是一大一小罢了。而问题恰恰是,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发明火药的民族在十几个世纪以后被大炮轰击得几乎灭国…而在发明了《孔明灯》和发明了《热气球》的民族之间,是什么原因凸显了不同民族的【能】与【不能】呢?

唉唉,拆开了这般长的缠脚布,这其实才是我真正的主题,在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之下蒙混过日子,做一日和尚撞一日钟,这才是所有炎黄子孙的通病。这通病让一头狮子睡着了,背上了《东亚病夫》的耻辱架子。诙谐的是,这头狮子终于苏醒过来了,而且正迈步走向复兴昌盛的时候,而与着这头狮子血脉相连却早已变异的、跻身文明国家的《鱼尾狮》,却闭上了双眼开始沉睡,变本加厉,成为“知其然而不愿知其所以然”的凡夫俗子。

李显龙引述林瑞生使用现金支付街头小贩犹如“山龟”的遭遇,我很感慨,他还不知道,其实他的团队,在严格的法律的繁枝错节的条框底下,就是让新加坡开始逐渐落后的始作俑者。我们可以做这么假设,当践踏草地也是一种错误之后,每一个新加坡人就会自我审查,小心翼翼地行走在石板、水泥砌成的行人走道。这样一来,草地上就再也不会再有由路人践踏出来的捷径。

今天新闻报道说只有一个人具有竞选总统的资格,等于直接宣布了哈莉玛是总统。这时候才来谈工人党的林瑞莲想在国会谈总统选举保留制却因为抽不到“签”而无法针对这个课题发言的新闻是迟了点。但是,亡羊补牢犹未为晚。林瑞莲不能够在国会放出“孔明灯”,那么为什么不可以到演说角落升起”热气球”呢?

不能够在国会发言质询就自宫封闭了自己的嘴巴,作为如此的民选议员,选民可说是所托非人。当然,我们也都知道工人党就算是讲烂了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改变哈莉玛成为总统的必然结局。但是,起码却能够让选民了解工人党的立场,毕竟,公道自在人心,选民也必须知道工人党人人心是否公道?

一言以蔽之,在这个标榜唯才是用的国家,有问题的是我们的政治制度而不是哈莉玛的民族背景。是非黑白,为什么总是公权力说了算?既然我们的种族问题是如此严重,当总统这个职位也必须由各个民族轮流担当的时候,那么自建国以来五年一任,半个世纪都是华人当总理就显得执政党自打嘴巴,党内也有着很明显的种族倾向。那么,为了以服人心,是不是也已经到了总理一职也该保留给其他民族的时候了?

50多年前,李光耀带领第一任内阁放升了许许多多的《天灯》,给新加坡这个岛国的天空带来了数十年的绚丽色彩,这启发了吴作栋的勇气,开始了在新加坡本土升起《热气球》的理想。可惜的是,直到吴作栋下台,《热气球》不仅没有升起来,那些前任部长放出的《天灯》,却一个个焚烧落地。不只是成为瑞士的理想破碎,许多已经走入小康环境的新加坡人,迅速沉沦,陷入城市边缘人的窘境。

我其实很惊讶,建国时代的新加坡人,筚路褴褛,摆脱了殖民地的剥削和统治,以为走向了自由自主的康庄大道。谁知道数十年人民的信任和委托,让一党独大的结果,换来了一个独裁专政的政府。在国会的绝对优势,让宪法成为为所欲为的无字天书,政治体制要怎么写就怎么写。既掌控了解释宪法的话语权,又掌握了创作政治制度对付异己的杀手锏。

因此,摆在新加坡人眼前的一个事实,要嘛就是让天空中飘着的《孔明灯》一一焚烧坠毁;要嘛就是重新奋起,为升起一个可以载着更为远大理想的《热气球》而努力–那就是浴火重生,彻底修改、完成一个可以永续的宪法和政治制度–而这,当然就只有在野的反对党可以胜任。因为若不是这样,新加坡的在野党,也只有永世“在野”的份,这是毋庸置疑的。

台湾的陈水扁曾经说过,台独办不到就是办不到。同样的,工人党的刘程强也放弃了对执政党取而代之的雄心。是他放弃了吗?非也!只因在他的有生之日,办不到就是办不到!而且,问题的严重性就像台湾独立后就会地动山摇一样,在目前的政治制度下,如果执政党因为民怨而翻船让反对党执政的结果,那么引来的就将是体制的崩溃……新加坡的末日到了!

东方的《孔明灯》经过1600多年,成为西方的《热气球》,新加坡建国一代人的努力,什么时候才会变成带给全体新加坡人一个理想的国度…我们知道,李显龙是不行的。想一想他明明晓得欧思礼路38号可能被保留而将产权高价转让给弟弟的私心,我们对这个人也就无法期许。那么,是希望执政党的下一个接班人是可以委以重托的习近平一类的人物呢?还是在野党终于大梦初醒,知道在这样一个政治制度的大环境下,所有的努力和奋斗其实都是画饼…然后团结起来,朝着一个更为远大的方向前进–那就是修改宪法,改变政治制度。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