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山王

猫山王?自从“猫山王”在主流媒体无限制的鼓吹蛊惑,成日环绕在它的逐年盘高的价格攀升中“如雷灌耳”,对某些像我这样的新加坡人来说,这三个字简直就是让人痛心疾首…哎呀,也没什么不好意思,就是“吃不起”啊哩!

记得好久好久以前,能够吃到3粒10块钱、20块钱的包吃榴槤已经感觉好幸福。然而,自“猫山王”凭空出世以后,“猫山王”对我就只能是个遐想。不是不喜欢呐,谁叫我这个如假包换的榴槤老饕阮囊羞涩,裤兜子里装着的就是柴米油盐而没有多余的钱。

不是吗?对着那1公斤十几块钱20几块钱的“王”,我就算是垂涎欲滴,也只能找个1盒5块钱的普通榴槤来解馋。心里想呐,这“猫山王”的好啊…就算是如何美味,也不能够买了一颗就要去掉我两天三天的伙食费吧?

所以嘛,终究还是没有吃过“猫山王”。本来嘛,这也没什么遗憾。反正世上的山珍海味,像我们这样每天为了一杯咖啡起价1毛钱就会肉痛的小人物来说,没有吃过的…没有一万总有八千吧?

嘿嘿,我今天是发什么神经,没吃过猫山王提猫山王干啥?原来我是看到了新加坡文献馆里头陈华彪的这篇文章:<总检察长和遗留下来的烂榴莲>有感而发。

针对“总检察长黄鲁胜在2018年1月8日以马来西亚最著名的榴莲猫山王的形象来形容总检察署的工作?”陈华彪这么说:

我不介意他用榴莲来譬喻,但他却错将猫山王当成完全不同的东西。

陈华彪认为,就算是以榴槤来譬喻,新加坡总检察署的工作,也只能是个“烂榴槤”--其实陈华彪大错特错矣!

总检察长其实说得不错,他的譬喻更是可圈可点,“猫山王”这三个字就很具体的写出了新加坡执法者的真相。自古以来钱的为祸是于今犹劣,有道是“衙门八字开,无钱莫进来”,官府衙门总是贫民百姓心里头永远的痛!

吃不起猫山王是因为它贵得离谱,相同的,司法费用贵,老百姓打不起。还记得杜莱状告他人诽谤的官司,就算是后来证实事实俱在,他还不是一路胜诉,只因为他有钱有势,法庭最后倒成为他挤压、掩盖正义的工具吗?

当然,更让人印象深刻的,是无所不在的政治诽谤案,个个都是如假包换、动则数万数十万的极品“猫山王”。陈华彪就是忘记了,他就是买不起这样的猫山王,所以就只能流落海外。

其实,我所认识的新加坡…不对,我愈来愈不认识的新加坡,因为许多地方我都不太敢进去--就是“猫山王”…唉唉,猫山王现象呐…

Advertisements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