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C — 西瓜也“冻蒜”

李敖已矣!但是他讥笑新加坡人的笨,却是嵌在我心头的一个坎,让人很不踏实。而更令人懊恼的是,竟然也从来不曾出现有可以跨过这个坎的机会。所以嘛,后来就很少对台湾的政治局势说三道四。

不过,台湾去年九合一选举在高雄直辖市胜选市长的韩国瑜的“韩流”,不仅翻转了高雄,从一个极绿--一个台湾人所说的民进党推出一个“西瓜”也可以当选的绝地反扑,竟也就让我犹如骨鲠在喉,喉咙痒痒得就非搔那么几下不可。

我要谈的当然不是“韩流”,更因为风马牛不相及,也无意去研究“韩流”有什么西西东东。反之,我觉得有趣的是,高雄人不笨,很潇洒的用事实来打破谁想愚弄他们,以为弄一个“西瓜”就可以玩弄人民的智慧的蠢话。

在赞叹高雄人的时候…且慢…先说说我为什么赞叹的原因,就是因为我做为一个新加坡人(这里必须事先声明,我是如假包换的新加坡人。而且,并没有要代表所有新加坡人的意思),就是这般的愚蠢--只因为在新加坡,在集选区的选举制度之下,的的确确的,就是把一个“西瓜”塞进集选区,这个西瓜就有中选的机会,并且百试不爽。

人家说“有其利必有其弊”,集选区的选举制度也是如此。谁都知道,集选区表面上看是打着维护少数民族权益的神主牌,其实只是惑人耳目,实际上却是选举成绩的“奥步”,籍此操作选举能够预期胜利的工具。

老实说,不是我夸口,其实只要提供给我新加坡全国个别选区个别投票箱的数据,那么,只要是选民没有改变在上一届选举时的投票意向,我就可以在选举前划分选区的小动作,划出一个一个让执政党轻易胜选的选区。

当然,关键的前提还是在执政党的施政,就算有什么偏差,也不能够让人民兴起需要“变天”的感觉。但是,毕竟人算不如天算,尤其是第一次投票的年轻选民意向不明。因此,在划分选区的时刻,就必须保证一个相对安全的距离,即在既有的票箱的数据上,保持每一个选区支持执政党的票数至少六成以上。

但是,问题来了。如果在划分选区把“蜥蜴脚尾”这个选举伎俩使得淋漓尽致的时候,竟然还不能够划出一个相对安全的选区的时候,集选区就可以摊上它的角色。而大多数的时候,其实两个选区集合就应该可以了。但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愈多的选区就显得愈是安全。因此,我们看到了,四人、五人集选区,以及仅有的两个六人集选区--因为那是两个绝对不能出错的,关系着政党声誉的两个大人物:总理和副总理。

当然,我必须承认,许许多多从集选区坐直通车上来的国会议员里头,杰出的多有,平庸的也不少。幸运的是,毕竟还没有出现“西瓜”。不过,这并不损于我的标题--毕竟,的的确确,集选区这个制度,它就是塞个“西瓜”也能够成为国会议员的选举制度,绝对是事实。

相册 |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