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归不了常态的原因,是因为新加坡人对注射疫苗不够积极 — 纪赟的言外之意

看纪赟的文章蛮有趣味。譬如说这篇:《尽快注射疫苗是回归常态捷径》。

我自然不会晓得纪赟是凭着哪儿得来的自信认为“…解封的希望,而唯一的捷径就是积极注射疫苗”?不过,我知道,在有人注射了两剂疫苗,而且是在应该产生有效的抗体、竟然还会染上冠病的新闻出现之后,这个“解封”的希望就已经破功。虽然说当局还是坚持并且言之凿凿的一直强调接种疫苗之后就算染上冠病也会是轻症,然而疫苗的安全性总是在这里先破功了 — 既然破功了,那么还奢谈什么“捷径”呢?

不过,凭着我惯性的恶思维,我却是很怀疑纪赟书写这篇文章的目的?因为如果说新加坡不能够“解封”,譬如今天又被打回原形,回到“解封”的第二阶段的缘故,难道就是新加坡人对注射疫苗不够积极吗?

其实,纪赟不明白的,是随着科技和文明的发展,世界早已就成为一个“村落”。一个印度客工早上起来,可能还在印度的某个城市吃早餐,而晚上就已经在新加坡的客工宿舍蒙头大睡。因此,“解封”的条件,不会仅仅是鼓励新加坡人去“打”疫苗。而且,更重要的是,就算是这样的“解封”,也只能是在新加坡本岛国罢了。不过,问题还不在此。真正的问题是“疫苗”是否充足,才是一个真正的问号❓!

老实说,像日本韩国这种美国盟友都在因为缺乏疫苗而使得注射疫苗的工作进展得如此缓慢时,我不得不怀疑新加坡会有什么通天之术?

疫苗够不够当然是纪赟这条捷径能否成功的关键。不过,纪赟没有想到的是,不走这样的捷径,也可以达到解封的目的 — 早已经在本国国内“解封”了好长久一段时日的中国,其实离开全体14亿人民都接种疫苗的日子还是相去甚远。

近来因为关注国际新闻多了,我迟钝的思维也得到很多的启发。譬如说中国对于国家经济指标的“双循环”,那就是“内外有别”。而应付新冠病毒的抗疫方式,其实也是如此。就如中国人说的:“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内外双管齐下。

而怎样做到“外防输入”?我发觉到中国人不仅没有企图侥幸的心理,而且是严肃认真的贯彻所有隔离和堵截的程序,途中绝不偷工减料,更不会在隔离的“天数”上以心目中的好恶随意给喜欢的人打折扣!

这里,我就觉得新加坡的跨部门小组的个人心证委实幼稚得让人感觉匪夷所思!当然,个别的国家疫情会有不同,在入境新加坡的时候就会带来不同的感染病例。也因此在冠病的确诊上的“或然率”就会有高有低。但是,就算是这样也不能够就凭这一点差异就给予疫情比较不严重的“入境者”特别的待遇。在隔离的天数上打折扣虽然能够与人方便,但是豁免隔离的程序,可以出席一些不是人多的场合的措施,就会因小失大,置新加坡人的“风险”于不顾。

这就是新加坡在“严防输入”上的最大败笔。再加上允许入境者和与确诊病人有近距离接触者的“居家隔离”的这个馊主意,简直就是为病毒的散播打开方便之门。不是吗?虽然表面上的机率比较低微,但“低风险”不是“无风险”。没有人能够拍胸膛保证来自疫情不严重的“入境者”就不会确诊冠病?而严重的问题是:这些人之中只要有一个漏网之鱼,新加坡人的社区就吃不了兜着走,脱离不了继续“封锁”的噩梦。

投资有风险、做生意有风险我们认了。想当年金融风暴的时候,有好多人因此失去了毕生的储蓄,然而愿赌服输,就没什么话好说了。但是,在抗疫的议题上就不能够相提并论。毕竟是“人命关天”,这种攸关国民性命的死生大事,可不能够等闲视之。

黄循财和颜金勇的败笔,就是把国家抗疫的性质当成自己的政治赌注。他们就像大部份的赌徒一样,总看赢面,都以为自己“能赢”而不惜孤注一掷。他们心里想的是“一万”,却忘记了有一个“万一”。就连王乙康,其实也是平庸至极,已经不在交通部长位置上了,却还是对着一个失灵的“航空泡泡”念之在兹。

“外防输入” — 对于入境者既然不能够在“严防”上取得“绝对堵截”的效果,那么对于病毒渗透进入社区的疑虑就没有办法可以有个清晰明白的答案。也就是说,这样的政策短板所带来的纰漏,就会给社区的抗疫政策带来无穷尽的干扰 — 这,应该就是社区许多找不到“感染群”的“无关联”的确诊病例没完没了的主要原因。

而在“内防反弹”这方面,我觉得新加坡人还没有资格这样说话 — 因为从冠病在新加坡肆虐以来,新加坡从来就没有真正的“有超过冠病周期的清零”的抗疫成绩。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零零落落的火星苗,让人有不以为然的错觉而开始大意疏忽。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不是吗?近日来不断爆发的社区病例和感染群,在进一步解封的纶音犹自绕梁的时候,结果又像玩长蛇游戏一样的滑下来,前功尽弃。

说到这里,不叹息还真不行!我不由得重新摩挲着手上拿着的“追踪器”,想起了以前在嘲笑的“safe entry”,就是想破脑袋,也不知道如何来解释这个“safe”字从何说起?

春风暖 百花香 五一喜长假 纷纷去旅行 扰扰攘攘上名山 摇一摇手机 显示绿码各安心 潇洒归去兮 明朝繁华又烦人

— 2020年,世界将近两百个国家,就只有中国一个在经济指标上显示是“正成长”。不仅是这样,全世界也就是仅有中国一个国家的人民,在这个创世纪的大流行病肆虐的时刻,整个国家的14亿人民可以自由自在的上演人口大搬迁的故事。一个不过几天的长假,全国的民众出行的人次竟然达到了2.67亿人次。

中国是怎么做到的呢?我们是“追踪器”,而中国人使用的却是健康绿码!只要持有健康绿码,那么就可以全国通行。这里,不要没有看过“大蛇放尿”,中国这个“国”可不是新加坡这样的“国”,这是一个拥有960万平方公里广袤土地的大国,面积是新加坡的1万3千7百多倍。

这已经不是小巫见大巫的问题了。这是一个领导能力、做事魄力和处事智慧的展现。中国人去到哪里,进入哪里,只要扫一扫手机的绿码,那么就是“出入平安” — 只因为绿码的意思,就是进出这个场所的人都应该是健康的人。

反观新加坡人呢?我不由得再想起自己这一首不成熟的打油诗。

疫情飏 费思量 手持追踪器 愈看情愈伤 就怕商场这一转 回家电话响 居家隔离犹小事 确诊最冤枉 心惊胆颤更迷惘

一个14亿人口的大国,可以做到为所有的人民使用健康绿码出行 — 不要问我他们怎么做到的!那样就太弱智了。问题就出在我们只是一昧的图“侥幸”、图“方便”、图“幸运之神的眷顾” — “追踪器”的作用,不能够否认对抗疫的作用有帮助,然而和“安全”就完全没有关系 — 这一点,如果新加坡人还不能够好好理解,那么就只有“好自为之”罢了。

抗疫 — 没有捷径!这是我对纪赟这一篇文章的结论。一分钱一分货、一份耕耘一份收获,新加坡跨部门抗疫小组的诙谐,就是以为可以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以为可以走“捷径”…那么,该来的就总是会来的!

末了,国境要对外国“解封”,不会是一厢情愿就可以成就的事。譬如王乙康的“航空泡泡”,空雷不雨。但是,作为跨部门抗疫小组的领导人,却有责任、也是他们的任务带领新加坡人最起码必须能够做到“国内的解封”!如果在自己的这一个方圆连填土都仅有区区的700平方公里的、又是最佳地利来抗疫的海岛 — 黄循财、颜金勇,如今再加上王乙康三个百万薪金的一流人才都做不到的话,那么夫复何言,新加坡人算是倒霉透了。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