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穆根:“大家都完了”?

一石激起千层浪!

新瓶装旧酒,真是老狗玩不出新把戏!昵称 “Mr fix-it” 的搞定先生 许文远再批战袍,出任改装后的新报业媒体基金主席。这件新闻的锋芒,盖过了人们对新冠病毒在新加坡社区掀起第二波疫情的关注。无论新旧媒体是沸沸扬扬、舆论纷纷 — 但是同样的问题就是有意的避开或选择模糊焦点。

针对新报业媒体的目标,许文远把它定调为从“一家拥有数码产品的纸媒公司”果断转型为“一家拥有纸媒的数码媒体公司” — 呵呵,8元开心先生是公认的玩弄文字游戏的老手了。看着看着他的这段话我不禁微笑起来。然而随之而来的却是沉闷无声的叹息 — 新加坡人难道就是这样容易的自欺欺人,被摸头糊弄几句就解决了问题吗?

当然!当然是能够解决问题!不过,问题是需要“解决”的本来就不是这个问题 — 嗨,这话听起来有点儿“玄”?其实也不是天机不可泄露,不过就是李代桃僵的把戏,解决政府念兹在兹的“另一个问题”罢了。

其实,这不过就是“复制”陆交局让不赚钱的“巴士”与SMRT切割经营的翻版,目的就是让赚钱的继续赚钱,不赚钱的也能够继续赚钱至少不会亏本的五鬼搬运大法罢了。自从巴士路线经营被打包“投标”以后,经验巴士业务的“投标企业”、当然也包括了SMRT和新捷运“们”的个个都闷声大发财,从此就做上了稳当不会赔本的好买卖 — 不过,国家在这里奉献了多少的民脂民膏呢?看起来也没有几个新加坡人会在意。

很可笑是“不”?实在是难以想象,难道从“一家拥有数码产品的纸媒公司”转型为“一家拥有纸媒的数码媒体公司”就能够一手翻天让“咸鱼复生”?要知道,S P H的窘局,就是时代的变迁赶上了普天之下所有传统媒体新陈代谢的尴尬。面对新媒体的来势汹汹,传统媒体就是吸引不了广告商的青睐!根据网上的讯息,SPH在过去五年,每年都投入约5000万新元打造数码能力及扩大读者群,虽有成效,却无法通过数码平台获利。这段新闻可是说得一清二楚,没有许文远,SPH也早就大力攻关“数码”,只是收效甚微罢了。

因此,其实许文远的“出山”不过就是一个“障眼法”,再次站到舆论烽火的前线,只是为了“名人效应”吸引各方的眼球来籍此转移焦点。当然,在政府资助之下,作为“非营利”的机构,潇洒的躲避了企业的“核心本质”,在不需要为“资本付出”追求合理的答案时,“新报业媒体”脱胎换骨,就此能够起死回生,我是绝对相信的。作为“非营利”的企业,能够赚钱当然更好,然而毕竟脱掉了以赚钱为目的的这个“紧箍圈”,无责一身轻,从此逍遥快活。问题是新加坡政府不惜动用民脂民膏去“资助”一家私人企业的“目的”是什么呢?

《政府若注资SPH媒体 会否影响新闻室的独立运作与中立?》 — 红蚂蚁网站的这篇文章,其实欲盖弥彰,内容简直就是“满口仁义道德,一肚子男盗女娼”的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为骷髅涂脂抹粉。

而红蚂蚁的另一篇《推动传统媒体转型“太沉重” 各利益相关者都手拿一把尺》文章说:

「工人党秘书长毕丹星起来提出一个有点“抵死”的建议:

成立特选委员会,让新加坡人表达“对新闻独立性的期许”。」

如果不是在新加坡,一个媒体人敢敢说出如此“反智”的话,那么不是千夫所指也就没有天理了。然而在新加坡,这却是赤裸裸的宣告一个事实,那就是一个普世价值的“对新闻独立性的期许”竟然也能够如此沉重。

“抵死”是什么?不就是“你不想活了吗?”毕丹星是国会反对党领袖,毋庸质疑,这个身份肯定能够掩护他活下去。然而,“对新闻独立性的期许”却永远会是新加坡人心中的痛 — 当然,前提就是你有这样的“期许”。不然的话,就会和红蚂蚁的愤懑的情绪一样,觉得提出这个理念的人很“抵死”。

闲话少说!毕丹星这个“新闻室的独立运作与中立”倒让我勾起了丝丝回忆,想起了当年刘程强与吴新迪针对媒体是否中立的争锋相对。

2012年的后港补选,刘程强发表了“新加坡主流媒体是暗箭的有力射手,是人民行动党在选举时期的政治打手”的胜选感言。我相信,如今的刘程强会很后悔他所说的这番话。毕竟他不是孩子,所以像“国王没有穿衣”这类赤子的话就不应该由他说出来。

当然,这句话就是一支“利剑”,虽然光明正大,被刺到的人总是会出血会感觉“疼”。果不其然,只不过过了两天,联合早报当时的总编辑吴新迪就立即发表《别把主流媒体当箭靶子》作为回应。

往事并不如烟,而且历历在目。对于一个在国际新闻自由排名一向垫尾的新闻媒体的“中立性”的质疑本来就是很合理的。但是,在新加坡却连这样的“合理的质疑”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变得很“抵死” — 这…其实正是政府甘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让SPH苟延残喘的主要原因。

这一点,尚穆根就说得更为坦白透彻了。在早报《若对媒体和政府失去信任 尚穆根:大家都完了》这篇新闻的简介中这么说:

「尚穆根认为,在广告收益崩塌这方面,本地的《海峡》《早报》等产品与其他海外媒体面对的压力和逆风是一样的。许多西方国家的政府也都在资助当地媒体。“若想拥有优质的新闻业,你别无选择。”」

这段话的核心重点,“优质的新闻业”是很抽象的描述。这么说吧,其实“治大国如烹小鲜”,制度只是一个平台,成败真正的关键在于人。在任何一个国家,决定新闻是否优质,追根究底还是在于政府的施政“是否优质”,也就是政府和人民是否能够建立“互信”!而只要人民一旦相信政府了,那么所有的问题就都会迎刃而解,不会出现以下这样的状况:

「如果公众不信任媒体,势必会连带影响他们对政府和政治领导的信任,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指出,一旦走到丢失互信的地步,那“大家都完了”。」

为什么会是这样呢?很显然的,这就是表示尚穆根部长对自己代表的政府施政已经完全失去了“自信”。不仅是他,全世界搞政治的都会知道,如果失去了媒体的“话语权”的艰难处境。工人党的窘境、刘程强的苦水就是最好的例子。

在《新国志》的一篇文章:《逆向思考》中,作者在文章最末段这么写着:

「已经过世的老报人韩山元先生,曾经用裕廊的飞禽公园来形容新加坡新闻媒体的现状,他说原来的一个百鸟园,看似百禽争鸣,争妍斗艳,且有假山瀑布,流水淙淙。实际上是架设天罗地网,机关重重,虽然什么鸟都有,却一只也飞不出……」

这段话就是最贴切的诠释了“新报业媒体”为什么需要浴火重生的唯一理由。作为一家私人挂牌上市的企业,连续的亏本怎能够向“股东”交待?然而作为政府的隐形喉舌,却不能够就这样让它演变成为“大家都完了”。

这就是我对于SPH转型为“非营利”的动机,它的“本质”和既要保护SMRT赚钱的同时,也要能够维持一个良好的巴士交通系统是一样的道理。不同的是,巴士承包虽然动用国库,毕竟还是利民便民;而新报业媒体的转型,不过就是一个执政党的“私心”罢了。

写到这里,我不禁就有些儿感慨。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此言誠不欺我。早报《交流站》有一篇投稿:《报业控股重组之我见》这么说:

「作为一名超过10年的小股东,这计划在我看来像是逆境求存的好方法,把被风雨摧击到半生不死的主干移植到另一片土壤,让已开始萌芽的枝干开枝散叶,可能还会使股值有成长的空间,至少值得一试。可是,作为一名退休人士,眼看股价隔天就跌超过15%,什么时候可以回本,真的堪忧,对公司这几年的表现也确实失望。…」

因为不是订户,我看不了整篇文章。不过,很显然的,SPH的重组,肯定为这些小股东带来新的希望。或许,他可以参考SMRT和新捷运在脱离经营巴士业务、然后又从作冯妇,再次承包原本不能够赚钱的巴士业务之后股票市场的数据,然后或许就可以美美的睡上一个好觉。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