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乌克兰,明日新加坡?轻轻的问总理…

在《基辛格警醒尽数言中 假如乌克兰有李光耀的政治智慧》这一篇文章的前半句标题里,基辛格对于乌克兰的警言,无一不被泽连斯基打破。基辛格说“乌克兰如果要生存和繁荣,它绝不能成为任何一方对抗另一方的‘前哨’,它应该充当它们之间的桥梁。“ — 可惜的是乌克兰不仅没能够成为“桥梁”,前任总统亲俄的结果,就是一连串的颜色革命然后丧失政权。而现任总统亲西方本来也没事。没有意愿成为“桥梁”也就罢了,问题是竟然还想成为北约对抗俄罗斯的“前哨” — 这一来,孰可忍孰不可忍?只有惹得普京断然出兵。

而且,基辛格早就说过了:“东部说俄语的乌克兰人,还是西部说乌克兰语的乌克兰人,只要他们中的任何一方试图支配另一方,都必将导致内战和分裂” — 而让基辛格也没有想到的,是西部的乌克兰人不仅试图支配另一方,甚至开始“去俄罗斯化”,规定报纸、杂志,甚至填字游戏书将只能用乌克兰语出版。而且,在理论上纸媒虽然可以用俄语出版,但必须同时出版同样数量的乌克兰语版本,这就不免强人所难。

实际上,从2020年1月起,乌克兰就规定服务业全面改用乌克兰语,禁止使用俄语。最新法律规定,从今年7月16日起,在服务业领域用俄语与客户沟通者将被处以最高11900格里夫纳(约合2760元人民币)的罚款。乌宪法法院2021年2月批准了一项法律,禁止在国家电视台播放俄罗斯电影和电视节目。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抄自环球时报的这段文字,说明了乌克兰亲西方势力的倒行逆施,其实早就为今日的俄乌战争埋下了伏笔。

因此,在众多的挺美挺乌挺俄的杂音和噪音中,我觉得挺美和挺俄都是绝对不会错的。毕竟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国不为己,又何必存在呢?那些挺美的国家,譬如北约、欧盟、三边五眼和日韩都有着和美国切身的利益关系。而挺俄的国家,虽然十根手指数不完,但总必然是在权衡本国利弊之后的决策。因此,彼等各自支撑自己的盟友,其实都不为过。

问题是,既不挺美的也来参与制裁俄罗斯,新加坡到底为的是哪桩呢?的确,新加坡对于联合国决议谴责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并要求退兵投下了赞成票,这是原则问题,是攸关正义的举措,当然是站得住脚的。然而,说到单方面金融制裁俄罗斯不是跟在美国屁股后面,那就匪夷所思,诡异迷离得不那么简单了。

因此,权衡新加坡做得正确不正确,其实只需要从标题的后半句:《假如乌克兰有李光耀的政治智慧》来推敲就有了答案。

“假如乌克兰有李光耀的政治智慧”?这句话其实就是废话。因为乌克兰人若是有李光耀的智慧,那就不会有俄乌战争,也不会有今日的议题!因此,我觉得,其实作为新加坡人,我突发奇想。最想知道的,就是“今日乌克兰,明日新加坡” — 真想轻轻的问一声李总理:“如果新加坡就是乌克兰,您就是泽连斯基 — 那么乌克兰还会发生战争吗?

很显然的,参考基辛格对于李光耀的推崇,褒语诸如良师益友、智慧无人能及,宣称有李光耀这样的密友是人生幸事等等,那么基辛格看得到的东西,李光耀必然更清楚。也就是说,这个答案必然是很正面的,就是俄乌战争绝对打不起来。

由此可见,俄乌战争乌克兰不仅有许多瑕疵,作为国家领导人,对内泽连斯基的“去俄罗斯化”,带头歧视乌克兰国内的俄罗斯族人,就已经罪无可恕。对外,不清楚乌克兰在地缘政治上在先天的局限,反其道而行之,就此将乌克兰带入灾难。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以蔽之,除了误国误民还是误国误民。

这样说来,新加坡单方面制裁俄罗斯,好像也就不是那般的可以理直气壮了呗?

末了,就借用文章的一节评语作为此文的终结:

按照基辛格的设想乌克兰是西方和俄国之间的桥梁。有可能成为像香港/新加坡那样的地方。但是却成了叙利亚。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