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建屋局(H D B)又“亏钱”了 — 你会相信吗?

其实,相信也对!不相信也对!因为问题的关键就在于“建屋局”的本质 — 即“它”究竟应该是为“公”呢还是为“私”。

然而,谁都知道新加坡建屋局(H D B)就是隶属于新加坡国家发展部专建组屋的法定机构,“公家”的外壳甚明。“它”就像国防部卫生部教育部等等等等所有的政府内阁部门属下的组织机构一样,在本质上说来就只有“国家财政预算”的问题而没有“会亏钱”的问题。

譬如说在当前的疫情之下,新加坡卫生部已经不懂得花了好几个亿免费为包括非国民在内的、居住在新加坡的居民接种疫苗和治疗冠病 — 我很好奇的,是卫生部竟然没有像建屋局一样的出来“哭穷” — “亏钱”。

同样的道理,教育部的补贴也是一种“赔钱”的生意 — 且慢,教育部是在和国民做生意吗?很显然不是的。所以教育部从来就只有“国家预算增减”的问题而不会有“亏钱”的问题。

尤其是国防部!若是国防有出无进的开支也算是“亏钱”的话,那么国民服役肯定就应该首先被停止下来 — 因为太“亏钱”了。不是吗?养兵千日,新加坡建国超过半个世纪了,这50几年来的和平,让“军费”都在表面上成为“摆设” — 这不是极度的“亏钱”吗?

很显然的,这不是事实!以武止戈,这是为了和平必须付出的代价。同样的道理,卫生部建屋局的支出,都是为了国家的长治久安,岂能够以一句粗糙的“亏钱”抹杀了国家运作的基本性质?况且作为政府机构,就只会有预算不足,也就是开支出现“赤字”的问题罢了。绝对不会有“亏钱”的“笑话”发生。不然的话,怎样解释当年维文部长主持的“青年奥运”预算增加数倍的问题?试想,维文若是“亏钱”,在政治的道路上还能够更上一层楼吗? — 当然,政府部门“亏空”还是有的。然而这是贪污腐败的问题,与本文无关,就不赘述了。

所以建屋局“亏钱”就只能是一个笑话!因为这个笑话的核心关键,就是新加坡政府必须改名为“新加坡政府私人有限公司”才能够成立。可惜的是这样一来,就变成了“政府”这个私人机构在侵吞国家资产了。

笑话说过了,那么就谈点正事吧。治国之道,不外就是国泰民安。而政府的职责,其实一语道破,就是照顾人民的衣食住行。这里且不提衣食,就说新加坡人关注的“住”和“行”好了。

众所周知,“住”和“行”攸关国家发展大计。新加坡的交通规划和组屋,其实就是稳定人心的两大支柱。也是执政党可以有底气永续执政的两大法宝。不然的话,吕德耀也不会丢官。

要知道,以“行”来说,在新加坡这种寸土皆金的岛国,所有道路包括地铁的基础设施所占据的土地,如果以一家私营企业以“市价”购买土地,加上在建设后种种硬件软件的资金投入,那么以目前的“车资”结构,SMRT和新捷运就算是经营个几百年肯定就是不能回本 — 亏大了。

但是,你不是看到两家经营地铁的大公司年年都赚到盆满钵满吗?为什么?那就是政府不仅负担了土地的成本,甚至把建设成本也承担了下来。

这样一来,地铁线路的载客量保证了就让两家公司不必等到年终都可以算到赚了多少钱。这其实和巴士被承包的原理是一样的。本来经营巴士因为线路的问题,有些冷僻的道路注定了经营必然亏本。以前的巴士公司,就必须有一个“包裹”,那就是有钱赚和没钱赚的线路配合着经营。可惜的是在地铁营运后,抢走了许多巴士乘客。巴士就成为辅助的成分多些。也因此成为了交通业者不赚钱的“鸡肋”。让SMRT和新捷运看着地铁营业赚来的白花花的银子每年都要拿来一部份倒贴巴士,不免肉痛。

所以才会有了巴士承包的、将“亏钱”的账目转嫁到国家的措施。这时候,标得巴士路线的私营公司在扣除油啊维修费啊等等人力软性成本之后,就只负责巴士穿行,也就天天都可以知道公司会赚了多少钱。

而属于国家的“陆交局”就只好年年“亏钱” — 而说起来陆交局的这个“亏钱”是实实在在的,是年年都得从国库里支出民脂民膏拿来补贴。当然,意外的收获就是成为“车资”涨价的藉口 — 可惜的是这样的“涨价”除了仅让经营交通业的私人业者多赚点钱之外,陆交局还是年年必须“亏钱”。

而认真比较起来,“组屋”的“亏钱”就完美得多了。新加坡的“组屋”价钱,如果免掉了“土地成本”之后,建屋局经营的性质,可说是和承包巴士的企业一样可以赚得盆满钵满 — 而且营运的金钱数额太大了– 如果建屋局就是私人企业,那么组屋肯定就是一个“聚宝盆”。

那么,建屋局为什么又是年年喊着“亏钱”呢?其实那就是“公私不分” — 把“公”与“私”的核心价值给混淆了。

据联合早报报道,陈明锐说:

因此,新组屋不是按预购组屋项目的总开发成本,即建筑和土地成本来定价。总体而言,建屋局每个财年从组屋销售收取的金额,少于所付出的总开发成本。”

这段话绝对是“实话”。因为若是计算“建筑和土地的总成本”,那么组屋的价钱就会与“私人组屋”的价格相差不远。那么,怎样来解释“新组屋不是按预购组屋项目的总开发成本,即建筑和土地成本来定价”这句话包裹着的“猫腻”呢?

很简单!因为这仅是将“部分的土地成本”计算在内罢了!这就是建屋局年年“亏钱”而能够继续宏图大展的“奥妙”…其实就是欺骗无知人民的“奥步”!

这一笔账其实还很好算 — 那就是拿每一个区域地价相似的“组屋”和“私人公寓”的出售价格作作比较。

谁都知道私人公寓肯定就得“贵”一些,因为那是真正的加入了“土地成本”。而吾人也知道,“公寓”的品质普遍是更优良的,也就是建设成本也贵过平常的“组屋”。然而这一部分我们可以不计。

大致上,我们只需要以:

* “公寓价格” 减掉 “组屋价格” 之后,在理论上就等于 = 私人建筑企业所得的盈利和土地成本。

** 我们甚至可以不计私人企业的盈利,只要以私营企业购买“土地的成本” 减去 “公寓价格 – 组屋价格”之后所得到的“数额” — 那么就可以越略知道建屋局在“国有土地”上让组屋居民所负担的“部分代价”。

*** 说“部分代价”的原因,就是国家承担的“部分土地”成本建屋局每年都会把它公布出来 — “亏钱”。

因此,结论就是:

建屋局若是私人企业,“亏钱”是成立的;而建屋局若是国家的建屋局,国家的土地成本为“0” — 那么建屋局不仅从建筑材料成本赚到许多钱、也从土地得到了“部分”的回报,在理论逻辑上减少了国家发展部的常年预算。

末了,不得不提的,是看新闻其实还得看新闻的本质 — 陆交局每年“亏钱”的新闻、建屋局年年“亏钱”的公告,其实就和你看病时,政府医院和诊所的账单里,都会列出的种种扣除的津贴一样。

这些“津贴”就是“亏钱”!不过,“亏”的都是国家的财政预算,是国家征收的民脂民膏 — 而唯一不同的,是建屋局:

你没有发现吗?建屋局的“亏钱” — 从来就不需要有“预算”!这里,可以顺带一笔的:那就是陆交局在宣布“亏钱”的时候、H D B宣布在“亏钱”的时候,其实心里都在“乐” — 因为这样的“亏钱”的目的就是“收买人心”,是执政的基础。

也就是说,建屋局所谓的“亏损”的本质原来就是一种“话术”。基本上讲的都是“实话” — 即部分的“实话”!

* 新组屋不是按预购组屋项目的总开发成本,即建筑和土地成本来定价。

** 然而,建屋局所谓的“亏损”却是以包括了建筑和土地的总成本来计算的。

要不然,这样没有KPI的部门首脑,就会年年都有人拍拍屁股走人 — 哪儿还有“亏钱”部门的“建屋局局长陈明锐”在媒体上把“亏钱”亏得这样兴高采烈?

你说是吗?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