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年人和患有基础病的人的“命”都是“命”之“病死率”就是“与冠病共存”的刽子手。

TNND!

这不仅是粗话,更是气话 — 只因为有人不仅尸位素餐,还尽说“鸟话”!

这是在新加坡眼网站看到了《新加坡卫生部长称,再度感染新冠死亡率比首次感染低》这篇文章标题后个人情绪最直接的反应 — TNND!这是什么鸟话?

还真怪不得我的肾上激素是如此急剧的飙升 — 哪儿会有一个国家的卫生部长竟然可以是如此明目张胆的玩忽职守、把人命视如草芥?作为卫生部长的“他” — 竟然不晓得自己的职务就是为了照顾全国人民的健康和维护生命的安全而“设”的吗?

在面对病毒侵袭,人们普遍面对威胁的时候,这个“卫生部长”不是未雨绸缪,展开各项防控措施减少人们感染病毒致病;而竟然是任由病毒自由的去侵袭人们的健康还敢敢吐出如此不堪的风凉话 — 不设防的原因,就只因为“再度感染新冠死亡率比首次感染低”?

人命关天!死亡率怎样“低”牵扯到的就是“人命” — 不要说首度确诊冠病的死亡率还是比较高的,“死亡率”低就可以放任不管这样的说话,不仅仅是“言不及义”罢了。更可怕的是作为卫生部长,他本来就应该是坚守岗位、为了避免人命的损失而想方设法。想一想要怎样做才能够避免人们感染冠病然后担惊受怕。因为就算是“病死率”怎样低,也必然会担忧确诊后可能会面对的死亡威胁?

不管王乙康在其它方面有什么才能?就因为他的失职 — 1,702名冠病死者的这个数字,他在卫生部长这个位置上的昏庸与无能可以说就是盖棺论定的了。

然而,世事的吊诡,邪恶的数据,却是吃定了不只是新加坡人的世人 — 就因为奥密克戎病毒比普通流感还来得低的“病死率”!就因为“再度”确诊的病患的死亡率比首度确诊的病患来得低的关系,确诊冠病死亡就成为一件再也自然不过的事。

呜呼哀哉!是这样的吗?这岂不是就变成了:“病死率”不杀新加坡人,新加坡人因“病死率”而死的悖论?

不需要回忆,只因为3年不到的疫情、这千来个日子还成不了云烟。新加坡在初期抗疫时期,那时候没有疫苗,却就是因为“清零”策略有效的堵截了病毒在社区的蔓延。这可不是什么侥幸。当时确诊者就只有3,220人。而不幸的,是因为没有了疫苗的保护,病死率却高达将近一个百分点,新加坡社区就在那时候死了30名同胞,病死率是0.932%。

本来嘛,走着走着就来到了“与冠病共存”时期。那时候新加坡人都以为有了疫苗免疫的保护,病毒应该不是威胁了,确诊死亡的病例就应该减少了呗?

谁知道老天爷就喜欢开玩笑 — “病死率”倒是真的急剧的下降到只有0.08%了,比普通流感还低。而且,根据专家的说法,若只是计算奥密克戎肆虐的这段时期,奥密克戎病毒的“病死率”甚至低落到就只有0.045%,低得实在是微不足道了 — 那么,就已经和平时面对的伤风感冒咳嗽喉咙痛发烧流鼻涕一样,“与冠病共存”也就天经地义。

试想,若是在“清零”时期能够有了疫苗的保护,而“病死率”也可以是低到只有0.045%的时候 — 苍天啊,那时候社区确诊的3,220名病人,就会有28人可以直接从黄泉路上被拉回来。

可是,事实却不是如此!有了疫苗之后,“病死率”是大大的降低了。然而确诊冠病的死者却多了47倍 — 为什么是是47倍呢?只因为国家不再抗疫防疫了,而是选择了躺平的姿态,走上了“与冠病共存”的泥淖危地,致使社区感染确诊的人数多了600余倍 — 这就是“病死率”低了,而死亡病例却飙升47倍的原因。

一言以蔽之,造成大量死亡的始作俑者,就是“病死率” — 就是因为“病死率”成为“昏庸无能”者的护身符 — 我不知道其它的新加坡人怎么“想”?也是新加坡人的“我”,却怎样也不能说服自己 — 在36个死人和1,666人之间,那个更没有“阴功”?

只因为我一直以为:如果王乙康上来后,新加坡继续实行“清零”策略,那么就不会有两百多万人民确诊!就不会是1,703人因为确诊冠病而死亡!

不是吗?奥密克戎病毒的“病死率”可不会因为人们实行“清零”或“共存”的抗疫策略而改变 — 也就是说:“病死率”绝对不能成为抗疫挽救生命的“绊脚石” — 简单的说,就是在病死率不变之下:

* 因“清零”能够有效的减少确诊的患者,因此因确诊而病死的人必然就会“少”
* 为“共存”而感染的人群无限扩张蔓延,确诊的人数多了,病死的人必然就会变“多”

末了,这里必须赘述一番“病死率”低而确诊死亡病例却更多的主要原因,就是有一些群体,就是只有“清零”才能够“保护”的人。这些人在“与冠病共处”的大环境里,几乎就是九死一生!

还是新加坡眼网站,在《中国发布60岁以上人群疫苗接种方案;这三类人群有新冠重症倾向!》的这篇文章里,列出了“这三类人群有新冠重症倾向”!

第一个就是老年人。60岁以上的老年人是感染新冠病毒后引发重症的危险人群,而80岁以上的高龄老人更是重症的高危人群。因此,要尽快加强提升老年人的疫苗接种率,防范被感染。

第二个就是有基础性疾病的患者。在临床当中,有基础病,特别是有心脑血管疾病、呼吸系统疾病、肿瘤、慢性肾功能不全等这些基础性疾病的人群,感染新冠病毒以后引发重症的风险更高。

最后一个,是没有接种疫苗的人群。接种疫苗可以有效降低重症和死亡风险。建议没有禁忌症、符合接种条件的人群,特别是老年人,应当尽快接种新冠疫苗,符合加强接种条件的要尽快加强接种。

对于新加坡人来说,高达92%的疫苗接种率和超过8成人口都已经完成了注射加强剂,其实没有接种疫苗的第三类人群早就可以忽略不计。而且,其实只要参考一下早报的这幅确诊死亡病例与逝者年龄的图表,我们就可以得到“与冠病共存”这个政策就是戕害老年人、尤其是高龄的老人以及患有基础病的群体的“铁证” —  不是吗?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