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命”铺路 — 揭开从“清零”到“共存”的真相

现在如果还有人敢提起冠病疫苗能够“免疫”,那不仅仅是废话罢了,那是在误导民众,可说是带点儿丧心病狂。不过,如果说起疫苗有可以“免重症”的,那么这少许功能还是有的 — 问题是:还得先看是属于哪个年龄层。

冠病疫苗不能够免疫而可以“免重症”的效果,其实也可以从“客工宿舍”的疫情看出来。新加坡在实行“清零”策略的日子,也是在那段还没有疫苗的时候 — 原始病毒、甚至就算是最强盛的德尔塔病毒,都没能够对于客工的性命造成重大的威胁 — 很显然的,客工自身的“免疫系统”才是抵御病毒侵袭的最大“本钱”。

当然,这个现象首先要归功于医疗设施的便利到位。其次,才是客工都属于青壮年的年龄层和相对健康的体魄所具有的先天免疫系统发挥功能。如果回溯起2020年1月23日到2021年6月这段漫长的17个月 — 把当时有多达5万多名宿舍客工确诊,却仅有2个死亡病例和社区的3,220人确诊却有30人死亡的诡异现象一作比较分析 — 就可以立即知道:年龄和是否有健康体魄才是面对冠病病毒危险机率的关键因素 — 当然,还有上面提到的有效的医疗设施的救治。

新加坡之所以吃了秤砣铁了心敢于开放“与冠病共存”的原因,就是除了高达93%的疫苗接种率有“免重症”的功效,其实是在“奥密克戎”更为强势的传染趋势之下的“因祸得福” — 在快速飙升增加的庞大确诊数字成为基数的作用之下,极大程度的“减轻”了病死率的数据,甚至来到了接近可以媲美普通流行感冒的比例。

但是,提供这个数据的人,却从来没有提起:新加坡建国已经超过了半个世纪了 — 就是还没有发现有任何年代,普通感冒可以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就夺取了千多条人命的惨剧。

因此,我至今依然耿耿于怀的,就是王乙康“清零代价太大”的那句话。很显然的,在过去“清零”时期的接近1个百分点的“病死率”和如今“共存”的0.1%的“病死率”之间看来,“共存”是完胜“清零”的了 — 或许除了死者的家人之外,全世界就这么认为?

然而,只要一想起在“清零”时期的36个死亡病例、和“共存”的1,300多条人命 — 我就不寒而栗,自觉的感到惊悚。因为人命关天,而这里边竟然还会有比“人命的代价”更值钱、更重要的“东西”?

时至今日,客工宿舍的工人的确诊病例肯定超过了“清零时期”的5、6万人。但是,自从开始“与冠病共存”以来,就没有再出现过客工的死亡病例。也就是说,除了客工的健康体魄和处于20到55岁的年龄层的优势之外,疫苗肯定是稍有帮助的。

从早报的这一张报表,就可以看出死亡病例里头,在不能否认疫苗的确有“免重症”的功效之外,来自年龄层和本人的健康状况才是面对冠病是否具有风险的最大关键因素 — 也就是说,虽然接种了疫苗,人们的先天免疫系统还是决定是否能够战胜病毒的关键条件。

因此,其实“清零”和“共存”的差异,就是对于人命“价值”的诠释。回想起当时不过就是一两起死亡病例就新闻沸腾,举国仓惶的场面和今日媒体在报道死亡病例的冷漠,不禁让人感叹今夕何夕?

新加坡人可以放心的,是99.7%的人已经可以走出冠病的阴影,就算是确诊了也可能只是一场虚惊。问题是属于0.3%的这群人 — 他们只要是确诊了,那么死亡的几率就会是三分之一 : 高达三成!

写到这里,我不禁要问:“贵庚几何?”同时,还得劝告患有基础病的人:“共存?不要main-main”!

此条目发表在Uncategorized分类目录。将固定链接加入收藏夹。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